当前位置:首页?>?文章中心?>?文史·读书?>?历史

警惕有人用日本教授姜克实的虚假研究 篡改中国抗战史(3)

2018-08-07 15:28:32??来源:唱红歌??作者:赵云常
点击:???评论: (查看)

  二、姜克实的文字陷井游戏

  姜克实并不是一个历史研究者,而是一个伪历史研究者,对他来说,历史真相其实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如何要千方百计地污蔑中国的抗日史造假,中国共产党的抗日史造假。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他设了许多文字陷井。只要是一个逻辑清醒的人,看完姜克实的新浪博客,都会发现姜克实是一个很会玩文字陷井游戏的人。他致所以迷惑了不少人,是因为被迷惑者缺少逻辑警惕。从他的文章里可以看出他经常使用以下文字陷井游戏,来戏弄读者:

  一是混淆概念,让读者上当。比如日本帝国主义侵华前进行的所谓“靖国”教育,本质是侵略教育,与我国的爱国主义教育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东西,姜克实则不说是侵略教育,却要说成是爱国教育,然后用日本“靖国”教育的恶果,警告中国现在正在搞的爱国主义教育。这种文字游戏虽然犯了严重的逻辑错误,却足以使逻辑不敏感的人上当。又比如,笔者前面讲的战斗经验总结本是战斗详报的一种,姜克实却要把两者并列使用。还比如,孔德成本是一个汉奸,姜克实却要说其是孔子的后人,正人君子,有仁有义,懂得感恩什么的。硬生生地把汉奸和正人君子的概念混淆了。

  二是先把水搅洪,搞晕读者的大脑,然后栽赃嫁祸。

  姜克实在其《旧日军档案中的<平型关大捷>》一文中有这样一段文字:

  “中国方面对平型关大捷的研究众论纷纷难于定论的理由,一是因为研究的依据很多是靠见闻等口述资料,含有相当多的水分,错误,证据不确凿。二是还有政治面的影响,因为需要教育宣传中的英雄形象,所以不乏人为的塑造,美化,几经辗转,越来越失真。从此目的上讲,等身大的历史像并不重要。所以事实往往要遭到掩盖,歪曲。而众多的庶民百姓,往往也愿意接受这种塑造出来的英雄,传奇式的形象。“平型关大捷”可以说就是这样一个经过政治,宣传塑造出来的形象。”

  从这段文字中,我们看到,姜克实对平型关大捷的研究做了一个判断,即所谓“众论纷纷难于定论”对此,凡是了解平型关大捷研究的人都知道,我国对自己这段历史的研究并非是“众论纷纷难于定论”而是早有定论的,简而言之,这个定论的基本内容是这样的:1937年9月25日,八路军115师在平型关下,以乔沟为主阵地,摆开三十里战场,伏击并全歼日军增援部队(包括辎重兵、骑兵以及增援平型关前线的陆军)1000余名。此战是抗战以来,中国军队的首胜,打破了日军“不可战胜”的神话,粉碎了国内一些人的“恐日病”和抗日“亡国论”极大地振奋了人心,增强了全国人民和各爱国武装力量坚持抗战的信心和决心。同时提高了中国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威望,为八路军在华北创建抗日根据地,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创造了有利条件,奠定了广泛的群众基础。

  这个定论,长期以来,在国内或是国外都是被认可的。龙其是在国内,广大的民众,受其鼓舞,曾奋起反抗日军侵略,并取得了抗战胜利。就是到了和平年代,民众仍然认可平型关大捷,坚信任何图谋危害中国人民利益的外国势力都是纸老虎,他们都会在中国人民面前一败涂地。这才是事情的真相。只是一些人害怕这个真相,嫉妒这个真相,比如日本右翼、精日、哈日、汉奸、国粉、带路党、某些政客、政治小人及小丑等等,出于各种目的,在林彪出事后趁机提出了一些捣乱性的异议。对此,民众明明白白,他们依然认可上述定论,党和国家也明明白白,依然坚持维护上述真相。一句话,所谓异议,只是几只小虫烦人的鸣叫而已,并不是姜克实说的“众论纷纷难于定论”。所谓“众论纷纷难于定论”其实是姜克实为读者挖得一个陷井,他是想让读者先掉进这个陷井,把读者的脑子先弄糊涂起来,失了判断是非的能力,然后任其忽悠下去。

  三是使用恶商手法,虚夸日本假史料,恶损中国真史料。

  姜克实知道,最不地道、最贻笑大方的所谓历史研究方法,就是使用假的历史资料篡改真实的历史。他知道要用假史料歪曲历史,就得把真的历史说成是假的。而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竟然使用了恶商惯用的方法。这种方法比王婆卖瓜的方法还恶劣,王婆卖瓜不过是自卖自夸,而他是在把中国的抗战史说成是假货,把日本侵略者的所谓军史资料说成是真货。比如他对平型关大捷说事时,一方面批判“中国方面”研究历史具有政治倾向,因此在对平型关大捷的宣传和研究上造了假。另一方面却又怀着丑陋的政治目的,拿出所谓旧日军档案里的关于平型关大捷的造假资料,篡改平型关大捷这一中国重大抗日历史事件。

  姜克实在如此这般地恶搞平型关大捷这段党史军史时,设计了一个文字游戏陷井链。

  他在《旧日军档案中的<平型关大捷>》一文中说,中国方面“一是因为研究的依据很多是靠见闻等口述资料,含有相当多的水分,错误,证据不确凿。”而日军的档案“没有口述加工,政治宣传的水分,可以说是一个经过加工,塑造前的原始形象。日军档案的贵重在一,多为事件当时的记录,如战斗详报,命令,统计,电报,报告书等,其价值远远要超过带有主观性,时间差的回顾谈。贵重在二,是军内的机密资料,给自己看,为自己留下的记录。用于总结经验和作为下一步作战参考,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宣传的水分。对再现,复原战斗过程,用兵部署,死伤,损失情况等都具有很高的价值。”

  姜克实的观点非常荒诞。政治性和说谎有必然联系吗?搞政治宣传与造谣有必然联系吗?把史料用于宣传就一定要造假吗?显然不是。造谣、说谎只跟恶毒心理、阴暗心理有关。日军在整个侵华战争中搞了多少谎言,中国人是领教过的。中国人也知道,他们之所以那么搞,是出于他们的恶毒心理、阴暗心理。就像伊索寓言《狼与小羊》里的恶狼一样,比如日军发动“九一·八事变”事变时,先把南满铁路一段路轨炸毁,然后布置了一个假现场,摆了3具身穿中国士兵服的尸体,反过来诬蔑是中国军队破坏铁路。发动“七七卢沟桥事变”时,造谣说丢失了一个士兵,挑起了事端,

  利用捏造的谎言发动了事变。日本帝国主义本来就是一个没有道德的怪物、恶物,可姜克实硬要说他诚实。姜克实标榜自己远离政治,搞历史研究是站在学术的立场上,那么,请问侵华日军从准备侵华到实施侵华,再到彻底失败,搞了多少假,造了多少谣,对于侵华日军的谎言,姜克实怎么不站在学术的立场上,也研究研究呢?

  熟悉中国当代史的人都知道,共产党和它领导的革命军队从诞生之日起,他的敌人几乎每天都在造谣污辱它,它取得了全国胜利后,他的敌人又造谣说共产党是靠虚假宣传得天下。乖乖,今天做了日本教授的姜克实竟然也用这种方法来忽悠中国人的大脑。试问,一个靠吹牛撒谎干事的政党和军队能赢得人心,获得天下吗?共产党在为老百姓打天下时,不仅军事活干的不错,宣传活儿也干的不错,但它的宣传基于的是事实,而非捏造的谎言。相反,它的敌人却经常靠说谎,污蔑它。平型关大捷前,阎锡山就曾经写过一本叫做《反共歌》的小册子,下发到山西各村,让人们背诵。内容有“‘共产党骗人骗的巧,共产党杀人如割草,共产党来了穷人富人都糟糕,共产共妻……”之类。就在灵丘人把阎君的《反共歌》背背的滚瓜烂熟,口口传唱之时,日本人踏上了中国的土地,占领了北平、天冿、张家口、南口之后,又冲到山西的雁北来了。此时,阎君派到前线的晋绥军一败再败,丢弃雁北的几乎所有的土地,败退了。不仅如此,阎君派到雁北各县的县长,除朔县的县长战死外,其他人都纷纷解散了他们的国民县政府,丢下老百姓不管,全跑了。由于国民党抵抗不利,日本人冲到阳高县城后屠杀平民1500多人,冲到天镇县城,屠杀平民2000多人,冲到灵丘县城,屠杀平民1000多人。面对豺狼日本兵,灵丘人闭口了,不再唱《反共歌》了,他们纷纷逃离家园,避难去了。就在此时,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发生了。从千里之外刚刚开到灵丘抗日前线的八路军115师,在平型关下的乔沟一线,摆开三十里战场,一举全歼日军1000多人。此战粉碎了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,大大鼓舞中国人的抗战斗志。被阎君的《反共歌》蒙蔽了多年的灵丘人也忽然醒悟了,你阎老头怎么说话呢?什么“共产党杀人如割草”人家那是“杀贼如割草”哪。你阎老头当年不写《反共歌》写《反日歌》多好呢?你早早地告诉俺们日本杀人如割草,日本人来了穷人富人都糟糕,日本兵是牲口大毛驴多好啊。阎老头,俺们几十年来为你缴粮纳税,你是怎么干活的哪?你对俺老百姓不仁,俺老百姓对你也就不义了。俺灵丘老百姓从此不跟你阎老头走了,掩们跟共产党和他的八路了。觉醒的灵丘老百姓仅数月就组织起抗日游击队4000之众,并及时加入了晋察冀军区杨成武领导的独立第一师。当时独立一师共7000余人,灵丘人占了七分之四。就这样,奉行“宣传就是说自己好,说别人背”的阎君,砸了自己的场子,他的反共宣传在灵丘县彻底失败了。其实不仅是在山西灵丘,在别的地方,都是这样。国民党失掉了人心,一些人不愿意反思,却又造了一个谣:共产党是靠虚假宣传得天下的。

  毛泽东说过,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。谁在造谣欺骗民众,人民看得清清楚楚。人民选择了共产党,一个非常常识性的原因就是共产党不造谣不说谎,说到做到,所以才赢得了民心和人民的依赖。不仅如此,共产党就连打败敌人的政策、策略也是明告了敌人的。比如抗战时期的统一战线政策;以游击战为主,不放弃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;持久战;人民战争等等。这些都不是什么秘密。共产党的历史,特别是抗战史,都是在太阳底下完成的,不怕姜克实们恶意歪曲。

  姜克实为读者设的最不地道的文字陷井,就是中国共产党党史资料多为“是靠见闻等口述资料,含有相当多的水分,错误,证据不确凿”战斗总结不是战斗详报,是为了宣传服务,也有水分。而美军则相反,“没有口述加工,政治宣传的水分”“是军内的机密资料,给自己看,为自己留下的记录。”

  事实果然这样吗?凡是研究抗日史的学者都知道,中国研究抗战史是综合运用战斗详报、战斗总结、电报、命令、亲历者的口述、回忆录、传记、将军们的军事论文、抗日将士的日记、书信、会议资料、当时的新闻报道、战斗遗址、遗物等等。从作用上来讲,有许多都是党内、军内的机密资料,给自己看,为自己留下的记录。

 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军队之所以能够打败敌人,取得战争的胜利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仅重视知彼,而且非常重视知已,了解部队的动态,关注其成长,因此非常重视抓战斗详报、战斗总结。对于战斗经验,还要及时在各种部队中交流,很快形成战斗力。比如上文提到的《平型关战斗详报》在“以后战斗应注意”的问题中,就有“4、对于战斗后的报告要快,每一战斗稍微结束,按级清查,立即报告上级。战斗中的详细情形,待战斗完全解决后再报告。但此次很慢,数目不精确。尤其是缴获的胜利品,不登记,打埋伏,抹杀了战斗成绩。”由此可见,共产党八路军是非常重视战斗报告的,而且还是为了自己看的,不但要报告自己部队作战的优点、缺点、今后战斗中要注意的问题,而且要报告敌人的特长、对日作战要注意的问题,战斗中好的和坏例子等等。并不是姜克实们说的,为了宣传而报告,为了造假而报告。姜克实讲的与事实严重不符,既是给共产党八路军头上扣的屎盆子,又是给读者挖的文字陷井。

  其实在姜克实的文章里,通篇都是这样的文字陷井,只有跳出这些陷井,才能发现所谓旧日军档案中的<平型关大捷>资料其实都是假货。这个问题,我马上就在下面进行专门的论述。

相关文章